湘西行--魔幻张家界

http://www.lvwang.com 2014-12-07 08:31:56 来源:绿网

                                  撰稿/摄影  陈鲁宁

  记得,少年时代读过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晋的战乱,能让大文豪创作出如此神仙文章,想必一定是武陵源的渉旅给了他真正的灵感,张家界如“世外桃源”就这么深深嵌印在我心底。去年,写《天堂》那种豪迈壮怀曲风的腾格尔,居然也颠覆自我,抛开了唯美的风格,反而去讴歌世俗乡野,写出一首现代版的的《桃花源》歌曲,听罢,我遂决定尽快安排旅行去张家界走走。
 

张家界采风-峰峦叠嶂
 

  其实,到了张家界,我才知晓,让他扬名海内外真、善、美的发现者,竟是学贯中西的绘画大师--吴冠中先生。一九九七年《中国书画报》上刊登《吴冠中“发现”张家界》一文,文中说:一九七九年,吴冠中为创作,原打算先到湘西凤凰县,临行前,有人告诉他,有个叫张家界的地方风景也不错。不过,因为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他就没在意。奇怪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司机对前往凤凰县的路不熟,汽车竟然稀里糊涂地沿着崎岖的山路,进入了人烟稀少的茫茫林海之中,隐于大山深处的美丽壮观的景象,让吴冠中大为惊讶,眼前奇峰连绵、怪石高耸、洞壑幽深、流泉飞坠。他跑遍了大半个中国,游览过无数的名山大川,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一个好去处。好不容易找到人问了一下,原来这里就是张家界……回到北京后,他对张家界这颗被人们遗忘的“明珠”感慨颇多,遂即写出《养在深闺人未识》短文附上多幅佳作。自此,张家界的魔幻般绝美景色,才显现给世人,后来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目录》。

  我们一行四位摄友,在瑟瑟秋雨伴随下一路扎进张家界。当我们走过金鞭溪,登上百步云梯时,伫立在巅峰之上时,又赶上涌起大雾,远近群山堕一派入云雾笼罩之中,周遭一切万物被笼上了一层淡淡迷幻雾纱。山腰峡谷间,漫漫大雾如同滚滚的波涛,远处的峰林尽数落入浓雾笼罩之中,无法看到山下的风光和远处的峰林。听当地人讲,如果晴天,站在峰顶可以看到千姿百态的峰林,变幻莫测的深渊,“天桥、天池、天门、飞泉、洞府,古庙”等美丽的风景,还能看到惟妙惟肖的“仙女散花、御笔峰、神塘湾、点将台”等峰林景观。虽然遗憾的心情,不自觉地悠然而生,因为无缘在阳光下饱览奇山神峰,但我们的收获却也满满,大家都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变幻无穷的的大雾,感受了雾的挥洒、雾的沉厚、雾的变幻、雾里的美丽、雾构成的海洋,在拍摄了许多雨雾的画面同时,还让身体真实感受了登山所带来的无限乐趣和人在雾中前行的莫名清新和喜悦,遗憾遂转瞬即逝,因为,我们都知道阳光会在明天.......

  入夜后,我们选择了靠近袁家寨的山间客栈落脚。店老板姓张,是本地山里人,待客不仅周到,而且和我们大摆龙门,谈古论今,神聊了不少有关张家界的轶事趣闻。原来,关于“界”的说法,就有两种。其一,是指领属界限。张家界之名,最早见于明崇祯四年(1631年)《张氏族谱》序言。序言的作者叫张再昌,是永定卫大庸所指挥使张万聪的第6代孙。明弘治年间(1488-1506年),朝廷见张万聪镇守有功,将今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一带“山林之地”作为封地赏赐给他。他于是举家上山守业经营。明崇祯三年(1630年),张万聪的第6代孙张再弘被赐团官,且设衙署于此。这一带成为张氏世袭领地,被叫成了“张家界”。到今天,张氏子孙在此已历17代,族谱上人口已近千人。另一种说法是,相传刘邦手下高参张良,功成名就后,离别宫阙,在此隐居,终老后由下人,葬在水绕四门,因此,早在两千多年前,这里就叫做张家界啦。

新闻表情

分享

微信关注绿网

Copyright © www.lvwang.com 辽ICP备11002676号-29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 欢迎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