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女“力士”——记中建二局一公司女塔吊工长郭建辉

http://www.lvwang.com 2017-03-07 09:46:09 来源:绿网

  绿网讯 (记者 常魁星 通讯员 王义生)说到女人,给人们的感觉并不是力量的象征。但是对于坐在几十米开天车、或坐在一百多米开塔吊的“空姐”们来说,她们用娇小的手,像个大力士似的,将一个个小到几百斤,大到几吨的工件轻松地吊起,准确地放在预定的位置。塔吊上一待就十几小时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塔吊上一待就十几小时,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我以前喜欢开塔吊,现在喜欢拿着对讲机指挥塔吊,是它让我体现了人生价值。”

  郭建辉,现任中建二局一公司深圳分公司深业上城项目塔吊工长。今年48岁的她,从1987年她20岁时开始,到2006年,整整开了19年塔吊。2006年后她听从单位安排,转到机械管理岗,至今已有近10年没有开过塔吊,但仍然做的是跟塔吊相关的工作——机械设备调试、塔吊安装、地面指挥和协调等……

  一晃近三十年光阴过去,她舍不得离开这个长臂家伙,因为在她与塔吊的这些年里,那份在几十米、甚至上百米的高空里,建立起来的情谊,早已经割舍不去。

  男的能开塔吊,女的为什么不能?

  郭建辉是公司“子弟”,她继承了父母的衣钵,也成了一名走南闯北的建筑工人。

  记得1987年的她初到工地,第一次看见碧空下的那座塔吊,就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碧空蓝天下的塔吊有条不紊地运行,和地面的施工配合默契,“我要是也能学会开塔吊,该多好!”有同事提出了关心的质疑:“你一个女同志,干嘛要当塔吊司机,多危险!实在想开,就申请去开电梯吧!”年轻时的郭建辉对开塔吊很感兴趣,而且她的个性也很好强:“开电梯太简单啦!而且我就是想干点不一样的!”

  “凭什么只有男的可以开塔吊,女的就不可以?”于是她就跟项目申请,表示就想跟着当时的塔吊师傅爬上70多米的塔吊操作台,哪怕是只“看一看”,过一把“眼瘾”。在她的软磨硬泡“攻势”之下,终于等到了让师傅“首肯”。那时她年纪轻轻,爬一趟70多米的塔吊身手敏捷,只需要10多分钟,把她的师傅都远远甩在身后。

  在操作室内,师傅一开始并不让她上手实际操作,而只让她呆在一旁看。整整一个星期过去了,她天天爬上爬下,也没摸一下操作台。师傅告诉她说,塔吊是属于高风险工种,关系着整个工作面的进度和安全,操作者必须要有十足的把握才能够真正上手。

  “真是太激动了,我没想到自己一个女人真的能开塔吊!”郭建辉为她自己的浮躁感到羞愧,从此更是虚心求教,一周后,她终于作为操作手站在了塔吊操作台前!

  尽量少上厕所,饭菜用塔吊吊上去

  “每天一早就上工,在塔吊上一待就是十几个小时,而且精神必须保持高度紧张,生怕因为自己的操作不当,给地面的工作造成不好影响。”郭建辉回忆起那段在高空与塔吊朝夕相处的日子,她这样说。“天天都把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当她的塔吊生涯走入正轨之后,最初的那股好奇和新鲜劲儿逐渐归于平淡,日复一日的高空作业,是艰苦更是枯燥的。尤其是作为女职工,她更是体会到了男同志们都不曾体验过的艰辛。在塔吊上,她一天都喝不了几口水,因为上下塔吊麻烦,而且还耽误施工进度,“能少上厕所就尽量少下去。”到了每天的饭点儿,她为了尽量减少来去在20多层高、60多米的上下体力消耗,恳请地面上的同事把饭菜装好,通过塔吊吊钩吊上去。

  同事们都善意地取笑她:“怎么样,建辉,塔吊午餐好不好吃?”

  每天一下塔吊,她必定给自己灌满满一大壶水,就像是从干旱重灾区来的一样。听到同事们这么问,她就很朴实地回答:“好吃,嘿嘿。”而后又一猛子扎进了塔吊里。

  “不是在塔吊上,就是在去塔吊的路上……”有同事这样形容她的工作状态。

  郭建辉说,她就是要让自己忙起来,要把最初投入到塔吊工作中的那股新鲜劲儿重新激发出来,哪样工作不艰苦呢,要紧的是自己喜欢,所以就慢慢不觉得艰苦和枯燥了。在她的带动下,工地上的好几个姑娘(公司自有职工)也开始摩拳擦掌要对高空中的这个“长臂家伙”一探究竟。她常和她们一起并肩作战,“就是再艰苦,也不觉得了。”

  郭建辉最拼的一回,是在她怀孕期间,领导们都劝她“悠着点儿”,并且另外安排了两个人协助她,但是她愣是坚持工作,直到回家待产。

  “其实也没那么辛苦,塔吊差不多只有60米高,而且有同事帮着上夜班,我就上上白班,比起从前可要轻松多了!”

  郭建辉正是凭着这股拼命劲儿,此后的十多年,她先后到深圳南山区新都彩虹城、城市天地广场等近20个项目开过塔吊。按这频率算,基本上每一年半载都能轮转到另外一个项目,也让她的塔吊生涯,技术越来越纯熟,也收获了自己的工作和人生价值。

  虽然转了岗,但还是做塔吊工作在行

  2006年,39岁的她,由于塔吊工种的工作特殊性,她服从了统一安排,着手开始转岗。和她一起在“塔吊战线”的4、5个姐妹们,纷纷“跨行”转岗。有做资料员的,有做安全员的,但她仍然选的是跟塔吊相关的机械工长。

  “我实际操作过塔吊,所以应该还算比较懂这一行,我还是要转跟塔吊相关的工种。”

  转岗后干的第一个项目是中建二局一公司深圳分公司中信红树湾项目,她跟着一个快要退休的机械工长学习现场塔吊附墙的预埋、塔吊基础的安装、以及机械设备的养护和维修、设备资料的搜集整理等。一有问题就虚心请教师傅,也像当初开塔吊一样,慢慢地熟悉了整个流程。并在2010年做海上世界酒店开工塔吊基础时,她挑起了“大梁”。

  海上世界酒店项目是公司第一个实行大型吨位钢结构吊装的工程,那时她手下也没有副手,带着一个电焊工就进了场。没有辅助安装机械,所有的配件都要靠人工。

  “一个塔吊的油腿都差不多有1吨左右,我这边没有人手,就从旁边(招商局工程也是中建二局一公司工地)借过来塔吊工和起重工……”虽然累,但心里高兴。因为这是她喜欢的,跟塔吊相关的岗位。

  郭建辉高票当选了中建二局一公司深圳分公司优秀员工、“三八红旗手”。在领奖台上,她灿烂地笑着,从不后悔当初的职业选择,她与塔吊的这些年,是充实的,更是体面的,一步步地实现了她的职业价值。

新闻表情

分享

微信关注绿网

Copyright © www.lvwang.com 辽ICP备11002676号-29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 欢迎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