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生态 > 正文

山口、沙田红树林考察纪行(三)

2015-01-07 16:42:30    来源:绿网

山口镇---沙田镇  全程16公里

  早上从山口出发,决定到沙田镇看看,那里有港口,也有红树林。一路沿着乡村小道行驶,看到有伐桉树(一种速生林,对土壤破坏性很大,造纸的原材料)的,完全是现代化操作(因为车速比较快,没有拍照记录),像挖掘机一样的升降臂最上边是个大剪子,把树剪下后直接装到运载车上,摆放整齐,一会就是一车。也见到了收割木薯的,在地里架上设备,收好的木薯直接上设备,切割成需要的大小,现代化进程给来百姓带来了实惠。

  大约半个小时,我们就来到了沙田镇港口,停车后见到的不只是大海,似乎还有沙漠,这有点奇怪(有沙滩不奇怪,这里却是极大的沙场)。天气很好,海水很蓝。港口的大小船只忙碌着,第一感觉这个小镇很美,很静谧,想象着这里的人们应该以打鱼为生,安居乐业。

 

  这么大的沙场在海边还真是少见,极目远眺才能见到大海。是天然的?还是人为的呢?这在我的脑海里形成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一路走来,觉得凡事有这样的沙场,红树林就会没有了生存场所,这里会是怎样呢?
 


 
 

  从沙漠(沙场)下来转个弯一下看到合浦儒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沙田管护站,我很兴奋,有管护站就意味着这里有儒艮呀,要是在这里能见到儒艮那可是最大的收获,真的很期待。。。。。。

  著名生物学家、北京大学教授潘文石把儒艮称之为“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中的‘旗舰’动物”。他说:“对儒艮的保护必将影响到整个生态系统中其他生物的生存及保护,必将影响我们对整个湿地生态系统的保护。”所以说儒艮的保护关乎到湿地环境和整个生态系统的平衡。

 

  刚到沙田就有这么大惊喜,大家很兴奋,连忙拿出摄影器材,准备战斗。

 

  考察成员在这里一起留念。希望这只是开始,更多的惊喜在后面呢!

 

  很想找到一个制高点,把这个小镇和大海看清楚,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大的一个沙堆。也想好好看看儒艮的家乡到底是什么样的。

 

  赵连石名誉会长跟门卫老大爷先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想知道这里的红树林的分布情况。

 

  门卫大爷告诉我们,管护站的领导都去北海开会了,并且允许我们上管护站楼顶上进行拍摄,这让我们很感激。

 

  这是在楼顶上鸟瞰小镇的港口,渔民们正在忙碌着,相信这也是这里的原住民生活的剪影,蓝天大海,渔获欢歌,一个偌大的土地上这里就是一片净土,一个尽享天伦之乐的地方。

 

  极目远看,跳过那片沙场,看到海上有白浪翻滚,我们有点兴奋,那里是不是有传说中的中华白海豚?带来的武器全部用上,但毕竟距离较远,无法看清楚是什么?

 

  那就把高倍望远镜也用上吧,我的卡片机是没有办法扑捉到我想看的东西了。

  大家都被这个猜测吸引着,无暇顾及其他,此时的我真想游过去一探究竟,这时,门卫大爷上来了,告诉我们,那里既没有中华白海豚,更不会有儒艮,我们说为什么?老人家告诉我们,他世代生活在这里,七十年代以后就没有再看到过儒艮,中华白海豚也好久不来了,这里填海,围垦,挖沙,建港,船只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海草也破坏的那么厉害,他们怎么会来呢?

  赵连石老师不相信,又拿过李长友常务副会长手中的高倍望远镜,一声不语的看呀看。他一生从事野生动物的保护,刚刚把精力转到海洋生物多样化的研究,也许他是要问问大海到底是为什么?也许是不想让我们看到他失望的表情。

 

  李长友和赵连石就这样呆呆的望着大海,陷入了沉思,难怪大海有愤怒的时候

  老大爷也是一脸的无奈,对于这个世代休养生息的地方,越来越不认识了,他告诉我们这里曾经有多美,海洋里的生物有多多,他叹口气说:你们去看看渔获吧。

  大学生志愿者也失望的记录下这些镜头,为上一代只为为他们这一代和下一代留下那么那些美丽的传说而遗憾

  胡冰表情凝重,不甘心地仔细询问着儒艮和中华白海豚的生活习性。

 

  留下最后一点回忆,不知道再过10年20年这里会是什么样子,希望还是蓝天白云,希望还是千帆竟过,鱼虾满仓。

  按着门卫大爷的指点,下楼,走出管护站的大门左转,我们便来到了小小的渔港,这里也是渔获的交易市场,一个大娘在这样的墙上晒着鱼干,还不时的用着现代化工具与外界交流着,也许是老朋友,也许是外地的儿女。

  这个情景让我看着有点心酸,不知道这位老妈妈年岁几何?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身体怎么还会劳作?

  渔船纷纷进港,迎面遇到这样抬着渔获的人,第一次这样近距离接触渔港,眼睛有点不够用,也弄不懂都是什么分工。

还有一个人担着渔获的,鱼都在网里,看不清鱼的品种

两个阿姨抬着不多的渔获,告诉我叫黄鱼

  这里的渔获多一些,他们有条不紊的搬运着,这时还不知道他们会怎样处理这些鱼,拿到集市上卖?还是怎样。

  来到渔船上,真正感受一下渔民的生活,看看他们的渔获多不,看看鱼的品种多不,看看他们是怎样从渔网里把鱼取出来的。

李长友会长也亲自来到船上了解渔民的情况

  由于语言的障碍,也无从了解更多,只看见她拿一个东西,在渔网上挑一下,拿出一条鱼,又挑一下,拿出一条鱼,看来这鱼到市场上去还是很费功夫的。

  我也迫不及待跳上这种竹排船。说实话真的很遗憾的,小船上鱼类很少,也就那种黄鱼多一些,渔民说那种鱼也就4元左右一斤,其他品种少见。


  我又踏上另一条竹筏船,这是一条红腊鱼(由于他们的发音不标准,也许各地方的叫法不一样,我也不知道学名是什么)也是我一早上发现的最大一条鱼了,这些小船只能在近海水浅的地方捕捞鱼,所以也不会有太大鱼,这种鱼很好吃,可惜,已经很少能打到了。

小志愿者也跳上了船,感受一下渔家生活

  这是我见到的最小的渔民了,一大早在婆婆的后背上穿梭于各个小船之间,希望他长大以后是个行家里手。

这是我见到的又一个小渔民

 

以下是我拍到的各种渔获,品种单一,数量也不多



 

  在我拍摄渔获,了解渔民生活的时候,李长友会长跟这个66岁的老渔民交流起来。

 

  赵连石老师不失时机的架起摄像机,记录了生活在最底层百姓的呼声,真实地反应当地住民的心声。

  能看出老渔民的愤怒吧,他说,海穷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没啦,我们这些人不知道未来的出路在哪里,没有鱼了,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就剩下我们这些老年人,我们也不知道剩下的时间怎么办?
 

  老人愤怒的指着不远处的那个大沙场告诉我们说,那是有钱人来这里建的沙场,他们为了自己赚大把的钱,来这里挖沙,把海底都挖空了,海草也没了,怎么会有鱼。
 

  我们又问这里有红树林吗?他摇摇头,然后说,我从小在这里长大,我知道我们这片海原来什么都有,儒艮,中华白海豚,各种鱼类,应有尽有,当然也有红树林,嗨,现在什么都没啦,没啦,红树林离这边远一点还有一点吧。沙场和港口要吞噬我的家了,嗨,你们可要帮我们向上反映一下呀,求你们了。帮帮我们吧,我们也要活着呀。
 

  老人无奈地看着海,也许在回忆过去,也许是在为未来担忧。那海一望无际没有尽头,他们的生活呢,未来让他们何去何从呢?

  沉默了一会儿老人又站起来,跟我们讲述起那个沙场的来龙去脉,讲起了小小沙田又要建多大的港口,讲述渔民不以打鱼为生,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你们还如何能吃到鱼。此时,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刚刚一下车时我见到了那片沙漠(沙场),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沙子等建筑材料可以为个别人带来大量的财富,而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渔民呢?他们只想安居乐业,只想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这里繁衍子孙后代,仅仅这一点要求都没人为他们着想,这样的矛盾在国家改革开放的过程中该如何解决呢?
 

  老人的话听起来不是完全听得懂。而好多实施在这位阿姨口中得到了证实,那些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你们做到了以点带面让大家都富起来了吗?即使不让他们跟你们一样,也至少要让他们衣食无忧么!
 

  胡冰也拿起相机,记录了这一刻。而我望着那片海,脑海里浮现出纪录片《海洋》里的一个片段,美丽的海洋上出现了一艘小船,从此海洋不再平静,海龟无家可归,鱼类成群死亡,海底不再清澈。。。。。。
 

话题有点沉重,第一次来到海港要有点渔民的样子么,有点那意思吧。

 
 

  这是哪个老渔民帮我们找来的海底生物,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即使他们说我们也不可能准确的写出来,发音实在难以恭维。

 
 


这些稀奇的海底生物怎么能不记录下来呢
 

 

  这就是那些淘汰下来的常见的小鱼,男人们出海,女人们就负责把鱼从渔网里摘出来,或市场上买,或晒成鱼干。


 

  这是离渔获市场不远的一间普通房子,看见有人往这里担鱼,怀着一颗好奇心也悄悄地跟了过来。
 

 

  一大早的疑惑在这里得到了答案,渔获市场那忙碌的场面都是为这里准备的。原来渔船回来之后,经过挑选的鱼都在这里集中,用冷藏箱打包,晚上就会用长途车直接运往浙江一带,那里也是沿海地区,却要贩卖北部湾海域的鱼。常常听说沿海地区已经无鱼可打,在这里得到验证,我国沿海地区渔业锐减75%,北部湾地区渔业锐减90%已经成了不争的事实,而红树林是海洋生命的摇篮,如果再不保护好红树林,不保护好北部湾的环境,为了眼前的利益,大力开发,这里也将无鱼可吃。这样一个渔港,几个收货的老板,一直这样安全有序的生活下去该有多好。
 

 

  这是拍摄到的正在建设的沙田港,占地面积多大,吞吐量多少吨都不得而知,因为我们刚刚拿起相机拍摄,想更深入了解的时候,有一个人骑着摩托车来到这里,大声恐吓我们说这里不可以拍照,我们问为什么?他说不知道,这是公司领导的规定,如果你们再不走就把你们的相机摄影机没收,这是我们始料不及的,匆忙留下这样几个镜头,这里的“水很深”,当地渔民的愤慨不无道理。

        离开沙田港,穿过村庄,镜头里留下这样一个印象很深的画面,一辆摩托车,三个孩子,国策在这里似乎没有执行好。

 

  沿着村里的小路前行,在左拐进入通往海边的林间小路,行走了一段时间,终于看到了这样的景色,岸边灌木丛,高基虾塘,红树林,大海,这是我心目中的景色。


 

  李长友会长在记录这里的情景,他要掌握第一手资料,做到心中有数,为将来的环境教育做准备。

 

李会长跟胡冰在一起

开车又行进了一会,来到了这里

 

李会长与赵连石老师一起记录这里的情况

  这里有很多红树林苗,整齐的摆放这里,很欣慰,我想一定是等待时机进行人工栽培呢,三年后他们就会自由生长,成为防风固浪的坚强卫士。

  近距离接触红树林哪能不亲吻一下呢,红树林释放大量的负氧离子,能够降压,杀菌,消炎,平静心情

洁白的小花伴生着红树林,和谐共处

 

  远处哪几个像飞碟一样的塑料大棚,是一种新型的虾塘,据说是泰国引进的新技术。我去了解了一下情况,据说是几个人合伙投资近50万,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可能年收入达到千万元。这样的高额回报能不趋之若鹜吗?近海养殖鱼、虾对海洋的污染,对红树林、海洋的破坏是致命的,然而,对金钱的追逐让人们已经忘了要保护自己的生存环境,犹如拔苗助长,我们的后代子孙该如何生存呢?

  原路返回,看到这样的灌木丛也很欣慰。海边灌木丛,滩涂红树林以及大海伴生存在,是不可分割的生物链。

  原路返回,前行了一段路,又左拐向去海边的林间小路,这样走是想看看沿海还有多少生长红树林的地方,环境如何?破坏程度如何?虾塘和养殖海鸭对红树林的破坏情况等等,没想到竟然偶遇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白垩土的存在见证了海洋的变迁。

  高兴拍照过后,静下心来想想,这里离海边已经很近了,这里的开发建设对海洋的污染又会是多大呢

  离开那里又往前一段路,这里没有看到红树林,有点失望,大家简单的吃点面包喝点水,又上路了。

野生的仙人掌花静静地开放,不媚俗,不争艳,只为大自然增添色彩。

  还想更多的了解这一代红树林的分布情况,沿着小路来到了一个小村庄,向他们打听红树林的情况,他们告诉我们沿着海边往前走一定可以看到一片红树林。

  还好,在要离开沙田港的时候我们还看到了这样一片红树林,倍感欣慰。他们像一群坚强的卫士傲然挺立在这里,不畏风浪,但愿这里的住民能够觉醒,保护这片红树林,为子孙后代造福。

  为期两天的考察结束了,这一路舟车劳顿并没让我们感到辛苦,反而是那些被破坏的吞噬的红树林让我们忧心匆匆,对于红树林的关爱与发展任重道远,我们应该大声呼吁,希望各级政府部门能够发出倡导,请关爱我们生存的环境,请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片绿荫。环境教育刻不容缓,我们不希望再过多少年海啸在我们这里发生,更不希望我们没鱼可吃,不要为了眼前的利益,割断生物链,更不要为了追逐金钱而毁了我们的家园,房地产开发也要在绿色环保中进行。科学的解决工业现代化进程与环保的矛盾。

  附注:沙田镇地处合浦县东南沿海边陲,距离县城92公里。镇辖沙田港位于北部湾的东北端,面向东南亚,背靠大西南,西望铁山港,毗邻越南及我国广东、海南两省,港口距广东湛江市,距海口市123海里,距越南海防市154海里,距玉林120公里,是桂东和粤西地区通往海南及至整个东南亚地区的海上的海上“窗口”。

  沙田镇境内淀州沙西侧海面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儒艮(俗称海牛、美人鱼)的生态自然保护区,故沙田有“美人鱼”故乡之美称;大坡岭山岗有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址,属县级文物保护单位。